排球

傲武独尊 第二百九十三章 想不通

2019-12-02 22:43: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傲武独尊 第二百九十三章 想不通

“前辈你弄错了,我不是来染指残阳玉的,唉,说来我也是来的时候不对让前辈产生误会了,我这次来拜访你主要是因为前辈明日走镖的目的地是帝都,而我又急于找不到去往帝都的路,所以我是希望能跟着你的镖队最终到达帝都!”

关宇没有说假话,所以说话时的神色自然而诚恳,这不由让李方钢半信半疑,但刚才那股紧张的气氛却是缓解了不少。

“你的话我只能信一半,毕竟江湖险恶李某不得不防,还望见谅,至于你所说想跟着我们的镖队,这一点……”

“前辈放心,我一定不会给镖队添麻烦的,我就在后面跟着就行,您不用管我,至于吃喝马匹问题晚辈也会自行解决的,不会劳烦镖队的!”李方钢话还未说完就被关宇打断了,关宇的目的只是让镇海镖局带路,所以他不想让李方钢再次误会。

“既然你这么说李某也不勉强,毕竟这路又不是我的,人人都能走,我镇海镖局也愿意为下做个带路人,只是我还是要奉劝下一句,我镇海镖局此次带的镖不是凡物,况且这里距离帝都非常之远,能不能平安到达帝都我也不知道,所以李某还是希望下不要搅到这场无谓的纷争中来,免得有所损伤!”

李方钢言下之意无非是警告关宇,毕竟他不希望多一个像关宇这样的敌人。而关宇也知道李方钢的意思,于是笑了笑,起身就要告辞。

“请前辈放心,晚辈只是想到帝都而已,别无他求。对了,还望前辈不要将我的身份说出去,晚辈定当感激不尽!”关宇拱了拱手,然后拉着小金的小手就要转身离开,而就在关宇转身的那一瞬间,关宇忽然愣了一下,将目光落在了李方钢的身后,但关宇也只是匆匆看了一眼就拉着小金走了出去。

李方钢的目光深邃的看着关宇的身影消失在屋中,关宇刚才匆匆看的那一眼已经让李方钢彻底忌惮起来。

一个年轻的身影不出声息的从书房后面走了出来,直走到李方钢的身后才停住脚步。

“父亲相信此人之言?”

身后传来了声音李方钢脸上也没有惊讶之色,仿佛知道身后有人一般。

“我怎么会随意相信一个陌生人,我们吃镖饭的是绝对不能乱相信人,唯有警惕才能将这走镖碗饭吃得久一点啊!”李方钢一脸的感慨,有种雄狮落暮的沧桑。

“那为什么父亲还让他跟着我们的镖队,万一……”

“浩儿啊,凡事都要多方面的去思考,等这趟镖完了过后你可是要接任爹的重担啊!唉,且不论刚才那人说的是真是假我们都应该答应他的要求,要是他说的是假话,目的就是为了为父手中的残阳玉,那他跟不跟着咱们镖队都是一样的,至少跟着还能知道他在明处,我们也好防范;而要是他说的是真话,那我们就更有答应他的要求了,为父观察此人武功修为更胜你一筹啊,他要是跟着咱们镖队的话,那些其他想抢夺残阳玉的人就一定会将他当做是我们镖局的人,所以要是在路上遇到劫匪,此人一定会帮我们承担一些劫匪的攻击,所以不管他说的真话假话,跟着镖队都只对我们有益无害!”

李文浩点了点头,虽然他也再三思量,但还是没有李方钢的周全。

“孩儿受教了,孩儿以后一定会多方面去考虑事情,只是孩儿有一点不服,为何父亲要说他要胜我一筹,他虽然厉害刚才倒茶哪一手也的确精妙,但所谓术业有专攻,他是唐门大公子,暗器一定是他最拿手的,但孩儿也有最拿手的功夫啊,这真打起来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可为何父亲如此断言呢?”李文浩是李方钢唯一的儿子,从小一直跟着李方钢学武,由于李文浩是练武奇才所以深得李方钢的真传,更是有海龙城第一青年高手的美誉,所以自己的父亲说别人比自己强,李文浩自然是不服,尤其是那种年龄和李文浩相差无多的!

“你错了,本来光凭他倒茶的那一手我也是很难判断你二人孰强孰弱,但就在他刚才准备离开的时候往你那里看了一眼,虽然只是仅仅一眼但他那时就已经发现你了,你要知道你的功法都是为父传授的,所以我二人的气息大抵是相同的,而只要你躲在我的旁边极力收敛自己气息的话,我估计没几个能察觉得到你,因为你我气息极为相似,别人都会以为那是我散发出来的气息,所以你现在知道我说他胜你一筹的原因了吧,光是这敏锐的感官,你就比不上他!”李方钢心里也是非常的震撼,这样的高手实在不多啊!

李文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脸上不服的神色也渐渐收敛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期待的神色,眉宇间还飞扬着些许战意!

李方钢转身看了看自己的儿子,然后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毕竟是血气方钢的年龄,争强好胜也是难免的。

“好了,你现在下去准备一下吧

,明天就启程了,镇海镖局永不失镖的神话可不能毁在咱们爷俩手上!”

李文浩对上了李方钢的眼睛,然后像是得到了鼓励一般用力的点了点头,迈着箭步就走了出去。

……

一大清早关宇就去准备东西了,他先是买了一匹好马然后又去买一些干粮和水,足足够关宇一个人吃上半月之久,当然半个月是肯定到不了帝都的,但沿途肯定用经过一些其他的城市或是小镇,关宇想着那时候还可以在补充干粮。

关宇不但去买了干粮还去买了很多鱼干,这南城滨临大海,鱼干是这里的特产,又便宜种类数量又多,这些带在路上给小金吃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

镇海镖局终于出动了,这也引起了南城无数人的围观,场面恢宏至极。

有人在议论镇海镖局能否将残阳玉送到帝都,有人在说李方钢父子如何威武盖世,还有的人在讲那残阳玉的样子与价值,总之就是一副众说纷纭的场面。

关宇骑着马儿双手环抱着小金纤弱无骨的细腰,摇摇晃晃的跟在镖队后面,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

关宇看了看镇海镖局清一色的阵容,心想李方钢这次是下了血本了,整个镇海镖局的精英几乎倾巢出动,只留下少许人在南城看守着镇海镖局。

镇海镖局队列走得相当整齐,为首的是李方钢,为尾的是李文浩,两父子都是一身蓝色轻甲,手持一杆钢枪,腰佩一把长剑,江湖人颂:枪剑双绝!

这一支镖队气势非凡,人数虽然只有百人,但个个精神抖擞步伐坚定,一看就知道功夫底子不浅,而队伍更是龙头虎尾,李方钢父子二人皆是一副虽万人无往矣的气势,让人看了不禁心生怯意!

出了城门后关宇还发现城门外居然还有一群马匹等候,那些清一色的镖众都纷纷上马,顿时有给整个镖队添了几分威武,只是关宇不明白为什么这马匹的数量只有人数的一半,另一半人依旧还是步行,照理说这镇海镖局远近闻名,不可能没钱买马啊,而这么大座城池也不可能连几十匹马都没有吧……

关宇想不通也就懒得去想了,反正这也不关他的事,他只是需要这镖队带路而已。

海龙南城的大门越来越远了,小金觉得很无聊就拿出关宇买的鱼干细嚼慢咽,而关宇也觉得没有什么是可以做,索性就就在脑中回想着那天在回龙湾所看到的的阵法,毕竟阵法的变化相当复杂,关宇也怕忘了。

关宇其实对阵法一窍不通,记住阵法的变化对他来说也没什么用处,因为他根本就不会布阵,关宇也知道自己不会,但关宇却可以模仿出这个阵法。当日在回龙湾关宇看出这个阵其实就是主困的,完全没有攻击力,但困人还是完全没问题的,而关宇看着水流脑中灵光一闪,当时就决心一定要把这个阵法的变化规律记下来!因为看到水流关宇想到了气流,而一想到气关宇惯性的就想到了雾气,所以关宇想要是记住了这个阵法的变化规律,那自己不就可以将这个阵法的变化规律用在雾上,关宇自问对雾的掌控不是随心所欲但也算得上是得心应手,所以关宇控制浓雾的变化万全没问题,那也就是说漫雾决加上那阵法的变化就可以大面积的困住敌人,关宇心想要是自己学会了这个,那以后不管是杀人还是逃命都是如有神助啊!

关宇反复思量着怎样将阵法与漫雾决完美结合,所以没有注意到时间,眼下回过神来时都已经快正午了。

镇海镖局整体走得不快,关宇自然也没有理由让别人加快脚步,毕竟人家是在走镖,要随时注意危险的来临。

此时镖队已经进入了一个峡谷,光线顿时也暗了许多,虽然峡谷不是很深,但就是这样不是很深的峡谷往往更容易有被埋伏的危险!

就在这时,那些坐在马上的镖众突然将身上的衣服快速的扯下来,然后又将衣服反面穿在身上,原本整齐的蓝衣瞬间就变成了一袭灰衣,在关宇还没弄明白眼前究竟是什么情况的时,那些灰衣的镖众人忽然飞身而起,朝着两边的崖壁攀爬而上,一眨眼功夫就消失不见了,而那些原本步行的镖众立即翻身上马,又成了整整齐齐的一队人马,仿佛刚才那些攀爬上崖壁的人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崖壁虽然不是特别的陡,但普通人要想徒手爬上去那几乎是不可能的,然而李方钢手下这几十号人物可是眨眼间救攀爬上去了,由此可见这些人的轻功非常了得!

汕头割包皮过长要多少钱
舞阳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刘迎龙
贵州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