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帝玄天 第两千零五十二章 险胜

2019-12-03 09:43: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帝玄天 第两千零五十二章 险胜

“阿晨。”

痛呼声中,申公婵被凤紫煊等人死死拽住,才沒有冲入场中。

轰隆隆。

不断翻涌的混乱元气,在地面犁出了道道沟壑,掀起的碎石还未激射开來,便被绞成了沙尘,接着再起碎石,如此三番,尘雾滔天。

“呼呼哈哈哈。”

古千钧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虽然狂笑出声,但却难掩身体上的疲惫,用巨斧杵地,支撑身体。

确切的説,是心神上的消耗太大,以至于神魂处于极度疲惫中。

因为,在禁锢环状态下,要施展这一招,付出的代价不小。

虽然沒有伤及自身,但对神识的消耗,直接耗去了总量一半。

就好比,一个人的精气神,一瞬间抽空一般。

沒有直接累倒在地,这已然是得益于古千钧强悍的体魄了。

沙沙沙。

但当劲风渐渐散去,漂浮的沙尘扑簌簌落下,场中一道半跪于地,浑身浴血的身影闪现时,笑声戛然而止。

阎流江本欲上前挖苦几句,脸上的得意笑容,更是瞬间敛去,如吃了苍蝇一般难看。

可久久不见黎晨起身,他再次恢复了从容。

在他看來,哪怕是自己都无法抗下的一击,这区区高级半圣怎么可能承受的住。

“嘿,沒想到,你的生命力如此之强,但也止步于此了。”

古千钧同样震惊黎晨还能活着,但不代表,他会放过黎晨,狞笑着走上前去,高高举起了巨斧。

“放开我。”

申公婵关心则乱,欲要上前救下黎晨,拼命挣扎,甚至要放出龙蝶。

“你难道就这么不相信他。”

凤紫煊连连呵斥,这才使得申公婵痛苦的强抑冲动。

轰。

古千钧微微晃动了下巨斧,瞬间裹挟着暴戾煞气降临,但让所有人震撼莫名的是,原本半跪于地的黎晨,闪电般抬起了双臂,狠狠向中间一夹,竟是硬生生止住了巨斧下降的势头。

“死吧。”

古千钧可不会就此罢手,狰狞的咬牙下压巨斧,一diǎndiǎn的靠近黎晨头dǐng。

“哼。”

黎晨蓦然仰,满是鲜血的面庞上,唯有一双眸子绽放慑人精芒。

嗡嗡。

在其鲜血掩映下,一股股的血金色光华缓缓流动,竟是以肉眼可见的度,吸收着伤口中溢出的血渍。

咔咔。

紧接着,黎晨的气息开始攀升,确切的説,是一diǎndiǎn的递增,而他的身躯,也再次挺直。

以那不相称的‘渺小’身躯,硬是将如大树般的巨斧,生生举起。

“不可能,受了那一击,你应该不死也残,怎么可能还有余力。”

古千钧面色难看到了极diǎn,坚若磐石般的双臂,竟是有些颤抖起來,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啊。

沒有仇恨,沒有愤怒,沒有畏惧

,仅有不屈的意志,是那般浩瀚如海,好似能够吸纳一切。

“沒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黎晨冷冷一晒,手臂猛的一曲一扬,厉声爆喝,“该我了,五岳独尊。”

轰。

古千钧只觉自身力量,好似排山倒海般被震了回來,止不住的向后仰躺开來,由于惯性作用,胸前瞬间空门大开。

嗖。

与此同时,黎晨闪电般蹿入半空,一个鸽子翻身凌空扑落,掌心内蓦然闪动淡淡五色光影,狠狠一掌拍在了古千钧心脉要害。

轰噗。

凝实若山的手掌,生生嵌入坚若铁石般的胸膛中,一股股的暗劲,疯狂的冲击着下方的心脉。

“噗哇”

心脉要害遭受重击,古千钧口中的血,不要钱似的喷洒出來。

虽然不至于要了他的命,但这一击之下,绝对够他喝一壶的,沒个几十年养伤,休想完好如初。

轰。

好在,古千钧本身实力非凡,硬生生扛着剧痛冲击,猛的一斧横扫,将黎晨迫退,忙不迭捂着胸口,手脚并用的爆退。

“哼。”

黎晨淡漠冷哼,脚下连diǎn,瞬间留下无数残影,闪电般冲了上去。

趁你病,要你命,黎晨可是一向挥的很好,岂会放过这乘胜追击的机会。

嗡嗡。

古千钧斧法大乱,哪里攻击的到黎晨,在地面上擦出无数火星,反而遮挡了自己视线。

嘭嘭嘭。

黎晨瞬间欺到近前,一连踹出了无数脚,硬生生将古千钧庞大的身躯踹的飞起,轰然砸落在阎流江面前,掀起大片尘埃。

“大哥”

几名手下还未从巨大的反差中回神,慌不迭的前去搀扶,更有人甚至鼓胀自身气息,欲要趁机偷袭黎晨。

但申公婵等人一直注视着黎晨,根本不给他们机会,瞬间便蹿到了场中,将黎晨保护在内。

“阎流江,胜负已分,你还有何话説。”

闫震沉声道。

“哼,算你走运,我们走。”

阎流江面色一阵阴晴不定,终究沒有下定决心死磕,强抑着怒气离开。

“李晨是吧,等你破入巅峰,我期待与你一战。”

古千钧推开搀扶的手下,恢复了平常状态,铜铃般的血目扫过黎晨,踉跄着离开。

“阎将军,阎将军,你不能就这么走了啊,你不要禁神针了吗,你不要”

厄骨虏慌了神,嘶哑呼喊,却沒人搭理他。

若古千钧赢了,阎流江还可能接纳他,但输了,这种反骨小人,可沒人愿意收留。

“诸位,我”

那张姓巅峰半圣,尴尬的欲言又止,终究沒有拉下脸來,垂头丧气的带着自己的手下,追了出去。

闫震等人也沒心思,跟这种人计较下去,日后有的是时间收拾他们。

“噗”

直至所有人离开,黎晨面色陡然苍白如纸,张口吐出一蓬血雾,捂着胸口萎顿在地。

“李晨,李晨”

众人七手八脚的围住黎晨,灌药的灌药,把脉的把脉。

“沒事,沒事,帮我摘下禁锢环。”

黎晨远不如他表现的那般平静,强撑着试了试,却沒有摘下禁锢环。

啪嗒。

申公婵赶忙给他摘了下來,送上了救命灵丹,心疼的眼泪,止不住的啪嗒啪嗒直流。

“哭什么,我这不是沒事嘛。”

吞下几颗灵丹,黎晨笑着宽慰道。

“就知道自己拼命,不知道我担心吗。”

申公婵哭的更厉害了。

“再哭就成小花猫了。”

黎晨苦笑一声,轻轻拭去佳人泪水。

换來的却是申公婵呜呜大哭,趴入他怀中怎么也不肯起來了。

众人见状,识趣的走开,疗伤的疗伤,重新构建共事的忙活起來。

虽然强敌离开,但危险并未消除,这个时候,可不能掉以轻心。

大同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中科医院刘云涛
新疆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海口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
四川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