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都市修仙主宰 第100章:杀人不过弹指间

2019-10-12 21:16: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都市修仙主宰 第100章:杀人不过弹指间

“洛羽哥哥好厉害,那个狂徒蔡豹,完全奈何不得他!”

林莺已由方才欣喜若狂渐渐清醒,现在却又鼻音浓浓,简直想哭。

洛羽哥哥第一手,带给全场的是惊艳。

这第二手,分明已经站在那里,有唯我独尊的气势了。

这些天,她都好懊恼,不甘心洛羽哥哥的强大,只是一种虚幻的想象,她想亲眼看到洛羽哥哥绽放耀眼的光芒,却不被洛羽搭理。

而刚才,她又好担心、好害怕,生怕洛羽哥哥被狂徒蔡豹摧残,生怕这颗偷偷藏在骨子里的少女心,经受不起血淋淋的现实,残酷的打击。

直到这一刻,乌云散尽,烈阳当空,耀眼的光芒,让所有人都无法睁开眼,她这个含着金钥匙出生,养尊处优的小女孩,站在阳光下,第一次有种从未有过的幸福和满足感,所以真的很想哭。

可她还是强忍住了,吸了吸气,带着鼻音,转身像好奇宝宝向韩老请教道:

“韩老,他们说洛羽哥哥有天师之威,究竟什么是天师啊?”

被少女这一唤,韩老才如梦惊醒,吧唧了几下嘴,有些恍惚道:

“在修道一途中,筑基期者,称修士,修法期者,严格意义上,谓之法师,但通常人们出于抬高和恭敬,已经开始直呼‘大师’了,实际在修道者心目中,要幻灵期的高人,才是货真价实的大师。”

“然而大师之上,依旧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某些修道师尊级的存在,迈入了传说中的金丹期,这类世外高人,还有一个外号,正是天师!”

事实上在林莺发问的时候,周围雅座间的大佬,也在竖直耳朵倾听。

此言一出,这些大佬头皮发麻。

天师这个头衔,刹那间让他们宛如光天化日之下,遇上了活神仙。

“那洛羽哥哥真是天师吗?”少女俏脸酡红,小心翼翼的开口问,仿佛是追星迷妹,寻找到了偶像男神。

“抬手间凝聚符文,道法如神通般,鬼神莫测,纵然不是天师,也有天师之威无疑!”

韩老颤声道。

他话音未落,下面场地内,已经出现惊人一幕。

“天师在上,请受我等碌碌无为的弟子一拜!”

那些玄门中人狂热,当场行大礼叩拜,场面惊人,震撼人心。

所有游客都不敢出声了,那模样,仿佛害怕打搅了人家的宗教仪式。

“他们干嘛,想折煞我洛羽哥哥吗?”林莺嘟嘴不满。

“不存在折煞一说,这些人礼数恰当,发自肺腑,合情合理。”

身为半个修道者,韩老完全理解这些人的反应。

要知道,在修道一途中,信仰,可比武道更加浓厚,长幼尊卑,法长法短,道行高低,都有着鲜明的阶级层次。

“哦。”听到韩老的解释,林莺一脸幸福,她的洛羽哥哥,还真是耀眼的无以伦比哩。

林振良也在一旁认真倾听韩老的话,没有错过一个字,他虽不似女儿那样失态,可心中却掀起惊涛骇浪。

祁老已经跑回了雅座,此时他身旁的高虎,呆愕了半天,才发现他这小老儿什么时候已经钻到桌子底下去了。

“祁老,你这是干什么?”

高虎奇怪,要说祁老也没像葛师傅那样,在东瀛武士面前不战而降,丢华人的脸啊,为何要钻桌子?

“那个……高虎,能马上安排艘小船吗,要不咱们先撤吧?”祁老从桌底下,露出半张脸,讪讪的干笑。

“祁老,你在害怕,你在恐惧那小子?”高虎一脸吃惊。

祁老咬了咬牙,半天吭不出声来。

他和高虎,今晚的主要来意,是遵照秦爷的意思,来挫一挫洛羽的锐气,后来让那狂徒蔡豹搅了局,险些要了他的老命。

之后他还大骂晦气,觉得是自己替洛羽挡了灭顶之灾。

可现在,他真想去找那蔡豹说声谢谢,还好没跟洛羽交手,否则丢了性命是小,沦为玄门和修道中人的笑柄,才真是可悲。

天师?

什么是天师?

他整天引以为傲,为他炼制了那枚符宝的师尊,正是上清宫的当代天师啊,而他在师尊那里,才不过是个记名弟子。

“天师?他们说那洛羽小儿是个天师,开什么玩笑?”

这边SSSSS天王擂台上,韩忠前辈已经在跟服部流川交锋了,听到动静,脸上露出了惊疑之色。

再说SS天王擂台上,被洛羽以一手符文屏障轻松化解了最强势的进攻,蔡豹脸色狰狞铁青。

此时蔡豹这狂徒,也开始发怵了。

教出他们几个的老头子,曾对刘宇讲,遇到御气高手,跑!

跟陈希讲,御气入门,可以一战,御气小成,需小心谨慎。

而跟他蔡豹,则夸耀说,他天赋异禀,练到如今这个境界,世上习武者中,已经难觅对手,不过,要切记一点,万万不可与道家幻灵期以上的大师为敌,倘若不慎得罪了天师高人,那只能求饶了。

蔡豹万万没想到,有生之年,还真的碰上了一个疑似有天师之威的家伙。

由于洛羽实在太年轻,跟他想象中那种童颜鹤发,道骨仙风的天师落差太大,他此刻并不甘心向洛羽跪地求饶。

蔡豹咬了咬牙,发狠道:“你有天师之威又如何,老子就不信,你们这些虚浮的修道者,能破老子铜皮铁骨,刀枪不入之身!”

说着蔡豹虎躯一震,浑身皮肤霎时泛起了金黄。

“那难道是真武金身?”

有习武者立刻惊呼。

“并非金身,只是在强行燃烧血气,逼出半个小金身,看来他是孤注一掷了。”

一位白发习武老头,看出了端倪,暗暗点头。

他无法理解道家天师的威能,但心里琢磨着,蔡豹这么拼命,想来就是天师,也很难伤到蔡豹了吧?

洛羽神色淡漠,其实对于蔡豹这种伎俩,他只要耗时间,等蔡豹体内血气燃烧殆尽,便可杀之。

但洛羽不需要。

“刀枪不入?谁说的?”

洛羽徒手一抓,将台下一位游客的入场券吸到手里,刹那间将其练为法器,屈指弹出。

噗!

软绵无力的一张入场券,从洛羽手里祭出,却成了杀器,在蔡豹咽喉上,留下了一道致命血口。

“你……你……你……”

蔡豹捂着不断飙血的脖子,后退了几大步,而后一头栽倒,再无生机。

那日洛羽在金霞寺,以嫩绿草叶伤了铜皮铁骨的磐灭武僧,今夜,洛羽用相同的手法,当众取了狂徒蔡豹的性命。

徒手炼器于他而言,只是小儿科,但对于在场游客,尤其是习武者、玄门中人造成的视觉冲击,却是难以言表。

“洛公子简直是神人呐!”

良久后,韩老才第一个发出颤声,而后现场一片骚动。

在蔡豹倒下一刻,躲在人群角落里的陈希,脸皮抖了抖,低垂着目光默默离开了

在陈希像个小丑般仓皇逃离的同时,洛羽无疑成为了现场的焦点,万众瞩目,无数眼神炽热、崇拜。

而他脚下的SS天王擂台,顷刻间也成为了无人再敢挑战的禁地。

北区雅座间,江爷起身,严肃道:“阿彪,你去恭请洛公子过来,我们要与他谈谈。”

“是。”江彪小心翼翼的下去了。

南区雅座间,林振良毅然动身。

“爸,你要去哪里?”林莺忙问。

“我去想恳请洛公子为我们捉拿叛徒铁龙。”林振良声音低沉。他用了“恳请”这个词,因为他心里已经明白,此子耀眼到这般地步,漫说是自己,就是家中老父在这里,也不可能强求洛羽做任何事。

西宁治疗性病费用
鄂州治疗睾丸炎费用
马鞍山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西宁治疗性病医院
鄂州治疗睾丸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