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萌妻难驯 第五百三十八章 吃给你看

2019-10-12 20:32: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萌妻难驯 第五百三十八章 吃给你看

""=""="复制址访问hp://

车子开不进去,权国纲正准备让司机走后门,却被一个眼尖的认出了宾利的车牌,“那不是权国纲的车吗?”

话音未落,已经有不下20个冲了上去,各种长枪短炮齐刷对准了车窗。[燃^文^书库][]

“请问,权先生,你和您的家人打算什么时候搬出玺园?”

既然躲不掉,索性当着媒体的面一次性把话説清楚,免得陆雪漫继续兴风作浪。

打定主意,权国纲降下车窗,言语中带着明显的怒气,“简直是无稽之谈!玺园是我父亲给我们留下最宝贵的遗产,无论发生任何事情,我们都不会把它卖掉。”

对他的话深表怀疑,一位财经的紧接着反问。

“但是,我们从太平洋房地产中介公司拿到了出售许可证,并且已经有人与您的家人达成了初步的购房意向。”

“这不可能!”

这个xiǎo一定是陆雪漫的人,她的目的很明显,无非是想让他们三兄弟颜面扫地。

跟这帮较真,就输了!

拍了拍大哥,权国维示意他稍安勿躁,迅速整理了一下台词,他故意放慢语速,给自己留足了余地。

“诸位朋友,我们从来没有出售玺园的打算,我的家人更加不可能在没有征得我们同意的情况下,将玺园挂牌出售。更何况,按照我父亲的遗愿,玺园属于我们姐弟四人。无论少了谁,都不可能达成意向。”

“您説的这些我们早就清楚,可据知**爆料,远在加拿大的霍浚川先生已经同意出售玺园。对于他的态度,你是怎么看待的?”

霍浚川算什么东西!?

没等二弟作答,权国纲便再也按讷不住火气,“他姓霍,有什么权利对权家的事情指手画脚?”

“哥,你冷静些,咱们不能得罪媒体!”凑到他耳畔,权国维压低了声音劝道,“下午还指望着他们去看权慕天的笑话呢!”

“看的成吗?在看他的笑话之前,咱们就被当成猴给耍了。”

愤怒的哼了一声,他并不认为凭他们三张嘴随便説几句,们就能善罢甘休。

他太了解这些,只要拿到第一手,就能让职业生涯更上一层楼。(持续跟进的话,挖出的猛料越多,越能让他们名利双收。

面对这么大的馅饼儿,可想而知他们不会轻易放弃。

但是,没有权氏兄弟三人的印鉴,即使拿到地契和房契,也没人能买走玺园。

表面上看,陆雪漫这一招又准又狠,可实际上,只不过是虚张声势,起不到任何实质性的效果。

收拾好心情,权国纲升起车窗,让司机把车子从后门开进了玺园。

看着逐渐消失在侧门的车影,坐在不远处保姆车里的陆雪漫露出了得逞的坏笑。

拿起,她拨出了兰溪的号码。被很快接通,听筒里传来了蓝溪的声音,听上去她的心情很不错。

“漫漫,我让人翻遍了土地规划局的陈年档案,终于找到了玺园的原始地契。你猜的没错,这块地原来的主人的的确确属于顾家,但土地所有人是你的爷爷。”

“我父亲作为顾家的合法继承人,继承土地的所有权符合继承法的规定。而我,作为顾家遗产的继承人,这块地理所应当归我所有。”

这的确是个好消息。

可根据继承法,如果她想拿到这块地皮的所有权,就要一次性付清遗产税。毫不客气的説,连顾盛昌的那份也要一并缴纳。

那diǎn儿钱自然没什么,但以海都现在的低价,遗产税可不是一笔xiǎo数目。

问题是,交了税金之后

,玺园的地皮是否能落在她手里。

“据权子坤交代,权国纲手上有一份地契。如果不出意外,他已经抵达了公司前台。要是他拿来的地契是真的,咱们就需要找律师合计一下了。”

她的话没説完,蓝溪办公桌上的内线便响了起来,“估计是权子坤来了,你稍等一下。”

“好。”

熟练的按下免提键,她顺势diǎn开了前台的监控录像,果然发现了权子坤的身影,“xiǎo张,有事吗?”

“蓝总,前台有位姓木的先生,説找您有急事。但是我查过,他没有预约。”

姓木!?

亏他想得出来。

“请他进来。另外给这位先生准备一杯双份的卡夫奇诺。”

“好的。”

双份的卡夫奇诺并不意味着来人多么尊贵,答案刚好相反,这个人注定有来无回。

至少在短时间内,他不能离开盛昌集团半步。

“他只带来了地契。如果律师团不能保证土地规划局的地契足以帮我得到玺园,那就只有走一步险棋了。”

“漫漫,你为什么一定要得到玺园?”

这是蓝溪一直以来的疑问,以她的身价完全可以复制一个玺园,建造比它规模更大的住宅群都绰绰有余,为什么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呢?

“首先,里面有很多古董。那些东西落在权国纲的儿子们手里,唯一的用处是拿去换钱。倒不如由我这个识货的人接手。”

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蓝溪轻笑着説道,“你可真会开玩笑,我知道这不是你真正的理由。”

“虽然权震霆害的我家破人亡,我有充足的理由让他断子绝孙。但是,我想为自己的孩子积diǎn儿德,并没有打算把他们赶尽杀绝。”

这倒是!

就算不为了报仇,也该为那对可爱的奶娃娃着想。如果逼的对手狗急跳墙,反而对孩子不利。

“你拿走他们的股份已经算是给他们当头一棒,为什么还要让他们无家可归呢?”

“都怪他们太贪心。不仅想逼走权慕天,还收买主审法官,想方设法给他扣上一个内幕交易、恶意竞争的罪名。既然他们让他倾家荡产,我就让他们先尝尝流离失所的滋味。”

“説到底你还是为了他。”

轻轻叹了口气,蓝溪从她的语调中感受到了浓浓的恨意。

印象里,她爱耍xiǎo聪明,却很善良,可这样的陆雪漫是她从未见过的。

“我倒觉得打掉权氏兄弟説不定会带来意外的收获。要是能把他们的幕后老板逼出来,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你是説他……”蓝溪刚开了个头,清脆的敲门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玺园的事情找机会再谈。”

收了线,陆雪漫吩咐司机开车。经过玺园正门的时候,看到dǐng着烈日或坐或站的们,一个念头在脑中一闪而过。

半xiǎo时过去,皇廷酒店为们送来了简易帐篷、桌椅、工作餐和解暑的绿豆汤。

当他们追问是谁这么大手笔的时候,酒店的工作人员只説是玺园的新主人。不管如何追问,酒店的员工都没有透露任何细节。

这一举动让们更加坚信,权震霆的儿孙要出售祖产玺园。

更有匿名爆料人透露,权国纲等兄弟三人为了帮儿子们偿还赌债,不得不变卖夜氏集团的股份,彻底离开了权震霆打拼了几十年的公司。

而在失去生计来源的情况下,他们卖掉玺园就在情理之中了。

消息发布的短短两xiǎo时,转发量就高达十几万,友的评论更是一窝蜂似地指责权子坤等人为坑爹的败家子。

为了得到第一手资料,各个版面的们源源不断的在玺园外集结。

更有技术控的友扒出了谢雅婷的整容记录,以及她和权子坤、微博等私人账号。而他们晒出的琳琅满目的奢侈更是换来山呼海啸般的指责和咒骂。

权家被搅的鸡犬不宁,陆雪漫和权慕天则在万里海景的厨房里准备最后的午餐。

“妈咪,西西的肚子好饿,什么时候能吃饭饭啊?”坐在案板前,顾雅熙晃动着两条xiǎo短腿,嘟着嘴开始抗议。

女儿面前一片狼藉,陆雪漫森森觉得她跟从前的自己一模一样,没有半diǎn儿贤妻良母的潜质。

每一个饺子都能被她整成匹萨,真不知道她的脑袋是怎么长得?

“哪怕你包一个像模像样的饺子,我立刻开火。”

“唔……那西西今天岂不是要饿肚肚了。”她哀怨的拍了拍饿扁的肚皮,可怜兮兮的説道,“妈咪,爸比説西西是xiǎo孩子,正在长身体,不需要减肥。”

xiǎo丫头懵懂的话把在场的人全逗笑了。

摇了摇头,顾明轩狠狠补了一刀,“你不减也很肥!”

“陆院长説了,我这叫奶胖,婴儿肥来的,很难得的。”她也不生气,一本正经的反驳。

噗……

锅里的水烧开了,陆文英折回来端饺子,xiǎo丫头的话一字不落飘进耳朵,她也忍不住笑了。

站在凳子上,顾雅熙搂着妈妈的脖子,在她脸颊狠狠啵了几口,奶声奶气的撒娇道。

“妈咪,你看西西多厉害,把大家全部逗笑了。包饺子我不在行,但是吃我最拿手。要不然,我吃给你看吧?”

被女儿的xiǎo模样萌的心都化了,权慕天二话不説,抽身去煮饺子。

看到爸爸这么捧场,她兴奋的手舞足蹈,从椅子上跳下去,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

“爸爸、妈妈好偏心哦!对哥哥和妹妹好的不得了。在这个家里,只有我像充话费送的,一群坏银!”

捏着手里的面团,顾明轩心里满满的都是怨念,而森缇亚的一番话让他无地自容到不行。

朝阳妇科
陇南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乌鲁木齐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朝阳妇科医院
陇南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