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沈联涛影子银行与金融业亏损转嫁到国债

2019-08-14 18:23: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首席顾问,清华大学兼职教授沈联涛先生以世界经济成长前景及其风险因素为题发表主题演讲。

[沈联涛]

谢谢袁教授,非常高兴有机会参加今天这样一个隆重的论坛。今天因为时间的问题,只说四个观点。因为我在我的老师和我的老板劳伦斯教授面前发言,我真是有点觉得是献丑。我完全赞同这次的金融危机是从过度借贷、过度消费出现的,第一点,我们正处在一个全球重要转折的情况下,最近我参加了亚洲开发银行主办的亚洲2050年前瞻情况的研讨会,在2050年亚洲GDP应该恢复到占全球GDP50%这样一个水平。但是这不是必然,在这40年亚洲如果要恢复到全球领先地位的话,经济结构面临着非常大的挑战。

[沈联涛]

这几个挑战在哪里呢?首位就是全球金融架构是有根本的问题。现在我们看到发达国家面对的是经济缓慢,开始面对问题,新兴国家面临的是通胀、资产泡沫,宏观难以调控的局面,加上石油价格跟实体产品的价格迅速上升。问题关键在哪里呢?是“炒”一个字,全球金融体系基本在炒,有大量的杠杆套利交易,来炒货币、炒资产产品,泡沫情况还没有结束。

[沈联涛]

第二个观点,这次的危机实际上全球法定货币的危机,这个危机我个人认为还没有完全结束。因为危机根本的原因还没有搞定,因为我们处在全球化的经济时代,但是宏观政策、货币政策跟微观实体的政策还是处在一个国家处理的情况。为什么说法定货币的危机还没有完呢?因为发达国家四大储蓄货币占到全球60%的GDP,占到75%的金融资产量,还没有算进金融衍生产品。它们大量地印钞票,基本在最近十年以来,货币的供应量每年的增长高于10%到15%,但是实体经济增长量只有2%—3%,这是发达国家的情况,再加上萨默斯说的利率跟实体经济利率的差距,这就是说金融跟实体经济脱轨了。

[沈联涛]

金融变成了一个虚拟经济,这就是我第三个观点。法定货币没有硬约束。什么意思?谁可以创造货币?第一是顺差,外币进入你的国家,就是印钞票。第二是政府有资质印钞票,第三是银行体系借贷可以印钞票。但是最近危机一发现,突然间不但是传统银行可以印钞票,影子银行也可以印钞票,就单单影子银行就2010年的存量来说是20万亿贷款,20万亿贷款是占全球GDP1/3。货币和金融稳定性算在哪一个国家的货币杠杆,或者说金融控制之内,没有算进去。

[沈联涛]

现在全球法定货币都在印钞票,但是危机之后没有死,为什么没有死呢?这就是我第四个观点。影子银行跟金融业的亏损转嫁到一个的危机。发达国家基本的国债已经达到100%的情况。这个问题非常大,发达国家又有两难的印钞票,又有过度消费、过度借贷、过度杠杆,过度金融等问题,为什么没有一个通胀的问题呢?主要是具有两大优势:第一在这20年之内,劳动力价格偏低,因为有40亿的新兴市场劳动力进入全球市场。第二,实体产品价格太低,水价、油价等物价跟自然物的价格偏低。这两样优势使得一路印钞票看起来没有通胀的问题,但是实际上正在变成一个泡沫。

[沈联涛]

所以从我们大环境之中,如果不解决全球金融架构的问题,新兴国家很难控制自己的宏观政策。这个问题因为是两个互动,每个国家都有国内的货币政策、宏观政策,大量的热钱走进来,没有办法减轻消费,长远来说就变成全球集体的悲剧,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难题。因为时间的问题没有太多表达我想说怎么解决的问题,希望大家对我不成熟的看法多多指正,谢谢大家。

【互动环节:回答主持人提问】

[袁志刚]

刚才几位发言当中都已经看到萨默斯教授提出,全球的治理结构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冷战以后。G20他认为是非常好的治理结构的探索。因为通过G20,我们的宏观经济政策可以协调,我们的市场将更加开放,贸易保护主义尽管存在,但是通过G20还是避免了不少问题。沈教授也讲到,当前世界经济进一步增长的关键是国际环境。国际环境一个问题就是从全球治理结构角度来讲,国际货币体系是非常关键。刚才有几位教授也提到,目前世界经济最大的一个不确定因素,是西方发达经济体的政府负债正在不断蔓延,大家知道这场危机,其实我们的复苏借助于金融在先,实体经济在后。金融在先就是我们无非把次贷的转移到金融机构的负债,最后转移到政府的负债,政府投入太多的资金在这次危机当中。就美国来讲政府的债务现在已经发展大100%的水平。这对于美国量化的货币政策、对于美元的稳定、对于国际货币体系将来是单元还是多元,多元的发展又是怎么样的路径,这是非常关键的问题,如果这个问题不清楚,我想世界经济的前景是不清楚的。所以想首先请萨默斯教授做一个探索,然后请沈教授进一步探索这个问题。谢谢。

[沈联涛]

我们在亚洲的文化是谁教过我,就是我的老师。萨默斯教授30岁去世行当经济师,那个时候我40多岁。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天他来了,让我把中国全部最好的文章交给他,我就发了文章给他,第二天他全部看完,一夜之间就看完了,就可以谈问题了,把我吓得不敢说话,所以我一直认为他是我的老师。谈全球的问题我不是悲观,我认为这次危机对我是非常大的打击。因为我学的是西方古典经济学理论,在这次危机看来有点失灵,没有办法解释到危机的根本因素。实际上开始理解还是要回到政治经济理论,不是单单科学性的经济量化的看法。关键问题在哪里呢?我自己认为我对美国很有信心,我觉得美国现在还有最好的实体经济的企业,创造能力、创新能力跟发展占完全领先的地位,这不是问题。

[沈联涛]

但是我们有一个观点的误解在哪里呢?我们看问题大家都是在每个国看自己国家的问题,但是金融变得全球化,变成全球化之后的问题是全球,利益是私有化。但是崩溃的时候,危机来的时候是公众化,国家去买单,这个问题我们不解决,没办法解决全球的。因为我们看到新兴市场没有办法自己控制自己的货币政策,连财政政策也开始有难度。因为有大量的热钱走进走出,完全是热钱,搞到基本新兴市场非常难控制宏观政策。在这方面如果大家没有一个共识,没有一个全球的金融架构,有代表性的架构,这个误解中的问题是很容易出现。

[沈联涛]

我为什么说古典经济理论有错误呢?就是全球的价格现在完全扭曲。怎么讲扭曲呢?量化的宽松政策,资本的价格,劳动力的价格太便宜,对于富贫的差距越拉越大。第三实体产品,房地产的价格开始有大量的泡沫,这些问题如果基本的价格扭曲,没有一个实际利率去控制跟增长率有平衡的情况下,债率的大泡沫会出现。我个人特别对亚洲充满信心,但是问题是我们在全球的环境下不容易解决。如果不解决全球的金融架构货币政策跟金融监管的问题,金融变成太虚拟、太杠杆了,我们就会变成全球的过度消费、过度借贷,未来会再现一个危机。大家知道十年轮回,每十年一个危机,这是必然的吗?还是偶然的?这需要我们大家好好的想想。

[袁志刚]

各位对刚才的问题都发表了充分的观点。大家都看到新兴经济体的发展成为一个趋势,无论从沈教授还是邵铭高先生都讲到,到2050年的时候亚洲经济大概就是世界经济的半壁江山。金融资本市场也会有相当的份额的发展。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今天因为比较遗憾,没有充分的时间让沈教授讲,但是我备课的时候看了沈教授做的PPT,这里面有两个算法,一个是正常的50%,但是大家知道现在都在讨论一个概念就是中等收入陷阱,如果中国陷入中等收入陷阱,那么将是一个32%的世界份额,这个差距非常大。今天最后一个问题,问沈教授和我们的李行长,中国怎么样避免中等收入陷阱,怎么样从金融的角度,包括李行长刚才讲到市场利率化的角度。刚才萨默斯教授也讲,如果当利率长期是负的话,问题很大,高利率高于GDP增长的话,问题也很大。我们中国显然是负的情况,怎么样改进、怎么样转型,因为利率的改进有助于经济转型,有助于“”规划的完成。在这个问题上,两位有什么观点?

[沈联涛]

这个问题很大,中等收入陷阱的问题基本上是政府可以控制的。现在每一个新兴国家都面对这样一个问题,但是国内问题和国际问题是不一样的。国际问题现在全球变暖的问题,在这40年之内是非常大的挑战。长远来说,亚洲最大的问题是人口多、资源少,缺水缺油缺资源。如果在这40年之内处理得不好,很容易出现治理结构的大挑战,这是非常艰巨的一个任务。所以还是有很多问题要面对的。

[沈联涛]

对于这个问题,所谓中等收入陷阱,这么一个话题,应该是所有的国家,特别是现在来说发展中国家,当发经济到一定经济发展阶段时,是要面临一些结构性的问题。比如说中国发展到这个阶段,现在对外依存度偏高,刚才说的去年超过50%,对于依存度偏高表明我们内需不足。发展到这个阶段基本上外延式的,资源消耗的总量和经济发展的速度是不相匹配的。另外一个储蓄率偏高的问题,重要的在于说,在政府的层面必须真正能够采取一些措施,解决结构性深层次的问题。但是我也赞同沈教授的观点,解决这些问题不是那么容易,会面临很多挑战和困难。我相信在中国目前这种体制下,依靠政府和市场两只手,从我们做银行来说还是有信心,能够解决、能够克服所谓中等收入的陷阱这样一些经济发展阶段性的问题。谢谢。

[观众]

各位早上好,我叫琳达。我代表亚洲中国。我要问两个问题,其实是相互联系的。第一个问题我们都知道,中国现在成为了越来越重要的一支经济实体,特别是在货币的层面,我的问题其实是有关利率和货币政策和流动性。想问一下沈先生,李先生,中国如何和世界有一个政策上的更好沟通。另外中国的银行如何对全球的金融稳定性做出贡献,如何与国际上的银行做出更紧密的协调。

[沈联涛]

因为这个问题是英文问的,所以我用英文来回答。首先所有的金融危机都是治理危机。说到底这个问题就是货币体系要不要扩张,不管是国内扩张还是国际扩张都是这样。这个其实是最重要的治理问题,说到治理一个是银行本身的公司治理,另外还有宏观政策上,包括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宏观的治理。所以说到扩张,或者人民币的国际化,我觉得其实是需要一个过渡的过程。在这个过渡过程当中必须让银行做好准备,而且监管机构也必须充分做好准备。这就是我们现在的政策目的。我们希望这个转让一定要非常稳定,请李先生回答一下银行公司治理。

预防便血的5个绝招!你了解过这些吗?
耳鼻喉发病原因
白癜风的检查方法有这么多你知道哪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