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诛天帝姬27点朱砂

2020-01-21 10:43: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诛天帝姬 (27)点朱砂

薛玉卿的名字正在其中,但位置却在最不起眼的一个角落,看起来,哪怕薛玉卿表演的最是华丽,在德妃娘娘眼中她仍然是上不得台面的的配角。

而正主是谁?!自不用说,大家都心知肚明,就是那两位了。

江如玥和金简儿都位列在第一排的第一位,刹一看是平分秋色,但是,在座的哪位谁不是精明的主,谁人不知自古以来都是以右为尊,而右侧第一位是谁!这才是正妃的上上选!

一番争斗下来,凭借两位不同的表现,龙争虎斗一场,各有优伪,各有不同,最后德妃娘娘度量之后再度量,权衡之后再权衡,再三犹豫,再三的决定,当朝的宰相江秉国滴长女江如玥最后还是棋高一筹,夺得了德妃娘娘心中的最高地,排在众佳丽的最高位。

这时,在姜晨旭面前摆放着一份佳丽人员名单,而名单旁边摆放着两个祥云浮雕墨盒,墨盒打开,一盒内装的是‘正红朱砂墨’,一盒内装的是‘玫红胭脂墨’,两个墨盒各有不同,颜色同样瑰丽,但是作用,或者说是地位却截然不同。

姜晨旭看了看名单,然后又扫了一眼在座的诸位,最后视线落在了自己的生母,也是自己皇位争夺最大的支持者德妃娘娘面前,德妃娘娘一派严肃庄重,好似无悲无喜,只有和姜晨旭视线对视的时候,才微微展开笑颜。

看到德妃娘娘的这个笑容,姜晨旭微微的叹了一口气,拿起一根玉杆白毫长毛笔蘸了蘸‘正红朱砂墨’在第一排第一个江如玥下面画了一个圈,姜晨旭虽然内心有些惆怅,但是他也知道,这是最好也是最应该的选择。

朝堂上的支持是现在的他最需要的,也是必须要抓紧的,而且不仅仅是自己是这个想法,自己的那位‘皇兄’,当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子爷’何尝不是这个想法,要不然他怎会把当朝太师的女儿,金屋藏娇纳入自己的后宫之中,并许于太子妃的高位呢。

点完了王府正妃,众人的面色各有不同,支持江如玥的当然是喜上眉梢了,而支持金简儿的则满脸阴云,但是,各位都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了,德妃娘娘和旭阳王都在场,没人会在这个时候,这个场所造作,只有微笑着道贺。

而姜晨旭点完王妃之后,又拿起一支白毫笔蘸了蘸‘玫红胭脂墨’,移动于名单之上,虽然正妃的位置是最稀罕的,但是侧妃的位置也同样被大家所看重,毕竟可以入皇室家谱进庙堂的就这么三个名额。

姜晨旭的笔停留在半空之中,迟迟没有落下,好似在思索也好似在犹豫,气氛最是令人紧张。

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众人都好似热锅上的蚂蚁煎熬着,德妃娘娘眉头微微皱起,内心暗道:看起金简儿的咄咄逼人在男人心中总是有上几分隔膜的,哪怕这个男人是自己英雄盖世的儿子,心中也是不喜,但是金简儿是镇南兵马大元帅金光平的女儿,金光平的支持对于自己儿子的皇位之争是极为的重要,甚至是必不可全的,所以…………

德妃娘娘的胞妹,现一品诰命夫人尤清华看了看德妃娘娘紧皱的眉头,很是心领意会,微微的点了点头,对在座的大家和身旁服侍的丫头说道:“听闻自古宝剑陪英雄,极巧,前段日子我刚刚得来了一柄宝剑,此剑非凡铁所造,吹毛刃断、削铜剁铁很是寻常,我寻思着能配上这把宝剑的少年英雄能有谁?只有晨旭一人矣!所以今日特地拿来了,让大家帮忙鉴定一下,杜鹃,还不速速去把这柄宝剑取来,送去旭阳王。”然后又笑着对姜晨旭说:“小姨今日见你,不胜欢喜,但小姨囊中羞涩,也没有什么可以拿的出手的东西,唯有这柄宝剑赠于你,就算提前恭祝侄儿,平定南疆,旗开得胜,为我朝再立功勋。”

尤清华说着,杜鹃已经捧剑上来,剑匣为琉璃所做,无任何雕工装饰已是精美非凡,姜晨旭细细看来,这琉璃剑匣边上浮云轻雕了一首小诗了,此诗写道:君不见昆吾神冶飞炎烟,红光紫气俱赫然。良工锻炼几十年,铸得宝剑名龙泉。龙泉颜色如霜雪,良工咨嗟叹奇绝。琉璃玉匣吐莲花,错镂金环映明月。正逢天下无风尘,幸得周防君子身。精光黯黯青蛇色,文章片片绿龟鳞。非直结交游侠子,亦曾亲近英雄人。

如此宝剑,世上怎会有男儿不喜欢呢!姜晨旭微微的审了审这把寒光迸射的宝剑,没有任何表露,心中却真的喜欢的不得了,但是,此时此事不仅仅是一把宝剑这么简单啊!

姜晨旭看了看笑颜如花的的尤清华,最后把目光聚集道路正上座宝相庄严的德妃娘娘身上,而德妃娘娘神情自然,笑不露齿,只是微微的点了一下头。

姜晨旭同样笑着回应了,这么多年过去了,皇室的虚伪姜晨旭已经刻入了骨子之中了,哪怕最多的不情愿,都可以微笑以侍,而且姜晨旭虽有无奈,但是更多是却是理解,应该说,他自幼都已经明白了,生在皇室帝王之家,虽外面看光芒四射,任意而为,但是其中的无奈又给谁人诉说呢!

而且尤清华已经暗示了他许多了,平定南疆,旗开得胜。这怎么可能绕过去那位镇南兵马大元帅金光平去啊!皇位之争,那位大元帅也是必须要争取的角色,而且,说实话姜晨旭对于那位金简儿,印象还是不错的,虽然有那么几分小女儿的娇纵,但是,更多的却是巾帼不让须眉的豪爽,自古英雄惜英雄,同样是英雄的姜晨旭对于这位巾帼英雄还是很珍重的。

而此时的迟疑是姜晨旭的故意而为,为了不是金简儿,而是另有他人,在众人的注视之下,姜晨旭拿着蘸有‘玫红胭脂墨’的白毫笔在金简儿的名字上轻轻的画了一个圈。

看到姜晨旭的妥协,德妃娘娘终于松了一口气,她也生怕自己这个被寄予厚望的儿子,在这个时候昏了头,做了不应该做的决定。

湖南省醴陵市中医院
梅州市大埔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长春看牛皮癣最好医院
深圳医治妇科疾病需多少钱
昆明看男科去哪个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