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抢救濒临失传的蒙古族传统绝活

2019-06-23 20:12: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抢救濒临失传的蒙古族传统“绝活”

新华内蒙古阿拉善盟9月15日电 骨雕、沙画、陶布秀尔……走进内蒙古阿拉善盟阿左旗文联,就如同进入了蒙古族传统文化的大千世界,蒙古族独有的传统艺术令人惊叹。  在阿拉善巴彦浩特体育场,有一处门厅前悬挂着“阿左旗文学艺术联合会”“阿拉善盟美术家协会”“阿左旗民歌协会”等门牌,但走进门厅,映入眼帘的并不是办公场所,而是一间面积不大却摆满了浓缩蒙古族传统艺术精华的展品。  阿拉善左旗文联主席额·宝勒德告诉,这些作品全都是阿拉善民间艺术作品大赛的获奖作品,“这个展厅里的作品数量,我们还没有数过”。  一件名为《沙漠蜥蜴》的作品上,一条长逾1米的黄色蜥蜴栩栩如生,眼睛还会不时闪光,初看与一般蜥蜴玩具材质无异,但仔细近看才发现蜥蜴全由细沙做成,是蒙古族传统立体沙画艺术作品。“本来它的眼睛下方还有几滴‘眼泪’,用来表现出它对环境的忧虑。”额·宝勒德说,那几滴眼泪不小心被碰落了。  另一幅沙画同样令人惊讶,画中一位赤身母亲高举起一位初生孩子仰望天空,向上天祈福,作品颜色多样,在灯光照耀下闪闪发光。但作品的颜色并不是作者着彩而致,而是因为作品中包含了14种不同颜色的细沙。  骆驼骨雕小而精致,一件名为《中国航天》的作品,一艘宇宙飞船的模型做工精细、弯直顺畅,但它却是在一根驼骨上雕刻而成。额·宝勒德介绍说,现在蒙古族艺人驼骨艺术更趋“聪明”了,会将大的驼骨在雕刻之前浸泡,这样雕刻可以更多样、好看。  陶布秀尔是蒙古族独有的传统乐器,其产生时代比马头琴还古老。但由于各种原因,蒙古族渐渐丢失了陶布秀尔这一瑰宝。  在阿左旗文联的展厅里,有几把大小不一、颜色各异的陶布秀尔。为了让体会陶布秀尔的明快节奏,年逾60岁的蒙古族老人宝尔扣用陶布秀尔现场弹奏了一曲。宝尔扣退休以前是兽医,在上小学时学过陶布秀尔,但发现这一传统乐器几乎要消失,退休后便开始努力来恢复和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一乐器。  宝尔扣的木雕作品《天赐陶布秀尔》获得了去年作品大赛的一等奖。这幅作品以阿拉善盟的地图为背景,画中雕着巴丹吉林沙漠、骑着骆驼弹奏陶布秀尔的牧民等代表着阿拉善特征的丰富内容。“我雕的不是很好,就是想通过作品来表达对阿拉善文化的记忆。”[1][2]下一页额·宝勒德是热爱阿拉善传统文化,致力蒙古族文化保护和传承的典型代表,也是阿拉善民间艺术作品大赛的主要推动者。1966年出生的他原是阿左旗国土局局长,却在2003年主动要求担任“清贫”的阿左旗文体局局长,当时家人和朋友都反对,“但我这人可能比较‘倔’”,最终他还是换了工作岗位。  额·宝勒德说,举办作品大赛是希望让阿拉善民间艺术得到拯救、恢复和弘扬。“蒙古族文化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希望它能得到很好的传承。”  如今,阿拉善民间艺术作品大赛已连续举办了三年,参赛作品也越来越多。  阿左旗文联还联合其他单位举办了系列陶布秀尔、呼麦、江格尔说唱及祝颂词艺术、沙力搏尔摔跤、萨吾尔登舞等蒙古族传统文化的培训和比赛,同时还以举办那达慕的形式,让牧民参与到这些活动中。  但他们也遇到了一些困难。额·宝勒德说,一是资金,“因为资金原因,我们举办的一些比赛奖金不高,这影响了参赛者的热情和大赛的规模”;第二是年轻人参与热情不高,“不少年轻人不愿意花工夫去学陶布秀尔、呼麦,他们好像觉得这与他们的关系不大。”  对此,阿左旗文联采取了“从娃娃抓起”的办法,与教育部门等连续八年开展了沙力搏尔摔跤比赛、少儿诗歌比赛和民歌比赛。  此外,阿拉善盟职业中专去年开设了骨雕班,今年准备开设民歌陶布秀尔班,额·宝勒德认为,这不但可以拓宽学生就业面,也为阿拉善文化传承注入了新的活力。(吴济海、柴海亮、姬少亭)

前一页[1][2]

餐饮门店管理系统
公众号签到小程序
定制小程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