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书仙传 第三百七十五章 熊二是许仙?

2019-12-03 08:56: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书仙传 第三百七十五章 熊二是许仙?

得益于学院的有意掩盖,在场的众人并不知道《白蛇传》已是道书

,直以为神钧天奏乐图只有这么一份,不然,是否还会出现这种激烈的争夺情况那就很难说了。

至于众人为什么不怀疑林虎的神钧天奏乐图是从道书中具象化而来的,那也是有原因的,一来,很多家都会就地选材,直接将自己身边的宝物写入中,个中利害自不必多说,看神钧天奏乐图引起的轰动就知道了。

二来,实在是道书太难得了,自古以来,天意难测的说法就深入人心,哪怕那些擅长推演天机的阴阳家,占卜者都是讳莫如深。

可被天地承认据说能影响天意的说法却是暗中流传了不少年,尽管没有什么根据,但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就以如今知道的来说,天意影响下,一本《神雕》使得金轮一脉崛起,进而引发了北魏的大变;一本《龙门客栈》令大离的太监们开始走上台前,打破了自古以来太监不得涉政的传统,那圣书《兵临天下道》更是影响了天人武人的地位。

可以说,等级越高的带来的影响就会越大,但这些影响并不是立刻就显现的,更多的还是在酝酿当中,等到若干年后,也许一些人才会在某些事迹当中发现一点蛛丝马迹。

至于说为何天意会钟意家写的,那就只有天知道了。(ps:当然了,也不排除某作者君也知道)

虽说,如今庄语院多了一尊大神坐镇,安全有了些许保障,但林虎也不打算就此揭开《白蛇传》是道书的事实。

学院的苦心并不是没道理的,他总不能一辈子待在学院里,在拥有强大的实力之前,免得引来某些未知的仇恨,低调点总是没错的。

再一个,如果他说《神钧天奏乐图》是从书里具象化的。要多少有多少,那他还赚个屁啊。

毕竟,物以稀为贵,多了就不值钱了。别跟他说什么薄利多销的话,具象化物品也是要花费信念之力的。

这玩意可宝贵了,就拿神钧天奏乐图来说,为了具象化这么一幅画,就大致花了林虎当初《白蛇传》发书之前。积累了数年的十分之一信念之力。

如今林虎的信念之力是比以前多了不知道多少倍,但还远没到可以让他随意挥霍的地步。

“咳咳,在下已有决定了!”

“什么?”

“那个,我愿以神钧天奏乐图交换这位韩大家手里的龙纹墨。”

此言一出,在场众人俱都是一惊,但很快,他们就又反应过来,林虎这个选择也应是情理之中的。

龙纹墨作为墨中极品,对于文人的吸引力自不用多说,林虎作为儒家弟子。又有大学士名誉,对外的身份可不就是文人么?

既然交易已经达成,热闹看完,其他人在这里也就没什么意思了,纷纷相告离去,不嗔和尚几人就更不用说了。

“等等!”

然而,就在几人想要转身离去时,林虎忽然叫住了他们。

“敢问林学士还有何事?”

几人就见林虎嘴角突然露出了一丝很是怪异的笑意,“在下还有羊脂玉净瓶,时辰八卦炉等其他梁王四宝。不知几位可有想法?”

嗯?

不嗔和尚与萧冶大师同时身体一滞,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里的意动。

羊脂玉净瓶,那是佛教一直盛传的法器。内含甘露,据说能洗涤人心中的**和罪恶,在《白蛇传》中,观音菩萨的手中持的正是这件法器。

而时辰八卦炉,又称老君炉,相传最早的时辰八卦炉为老子所铸。按易经八卦原理制造,内含乾、坎、艮、震、巽、离、坤、兑八卦,至今世上已是少有流传。

根据两人对神钧天奏乐图的猜想,即便这两宝物不是观音与老子的法宝,哪怕只是仿造品,那也是相当不凡。

“好,这交易做了!”

“愿意交易的请随我来!”

萧冶与不嗔和尚自不用多说,就连那乐家的长老许宁也是神色一阵变幻,而后径直跟了上去。

……

林虎这边暂告一段落,且说那随着法海一直游历的白夭夭与熊大一行人。

不得不说,熊大那颗硕大的熊头当真是显眼至极,无论走在哪里都会引起不小的关注,要不是身边跟着法海这光头,指不定早就被某位路过的人族强者给收了呢!

就连白夭夭身上的妖气也没瞒过真正的高手,不过,法海这厮虽说年轻,但看上去也是宝相庄严。

很多人都下意识将蛇熊二妖当做了被法海降服的妖物,也就没过多的为难,这也使得法海的人气突然高涨,不少人族百姓见了熊大说不得都要喊法海一句大师。

当然,三人的关系并不是那样,相反,在游历当中,三人之间的友谊都在不急不缓的升温着。

在寻找熊二的路上,三人聊得最多的就是《白蛇传》《梁山伯与祝英台》与《倩女幽魂》。

对于从小就念佛经的法海来说,这故事真是太神奇了,让他很是沉迷了一段时间,只是对于梁山伯与祝英台那样的男女之情他依然不怎么懂。

这也正常,一个自小就青灯古佛的小和尚,要真知道什么是男女之爱,那才叫奇了怪了。

然而,三人的旅途并不是一番风顺的,特别是在经历了某些事情后,小白蛇白夭夭看向法海的目光总是带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这一点,就算迟钝如熊大都有些察觉到了,但法海却始终没什么感觉。

这一天,三人来到了一个叫做天辰的皇朝,据熊大所说,这里就是他父亲的故居。

天辰皇朝距离三角域并不是那么遥远,依然属于东洲的外围地区,但即便这样,三人也是行进了不知道多少万里。

但是,为了熊大的心愿,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一处繁华的街道上,街上人流不息,法海与熊大两人站定。

“阿弥陀佛,熊大,你弟弟总不可能在人族里也叫熊二吧,如果没有一个具体的姓名,这可不好找。”

闻言,熊大却是挠了挠它的熊头,眉头皱出了一个倒的八字。

“那个,我想想,我好像记得我母亲说过,我父亲貌似姓许。”

“姓许?这姓不错,想那《白蛇传》的主角可不就是姓许么?”

“呵呵,对啊!”

等等!

蓦地,法海与熊大的眼睛突然瞪得老大,像是想到了什么,光头与熊头一齐向着在前方的白夭夭看去。

只见白夭夭正不亦乐乎与路边的小贩争论着什么,见二人看向自己,还招了招手:“喂,你们傻站着干什么,还不过来帮我拿点东西。”

法海与熊大同时咽了咽口水,心中像是跑过了一万只草泥马,卧槽,不是这么扯吧!(未完待续。)

同江市中医医院怎么样
广东省人民医院(惠福分院)
天津公立医院治疗癫痫
廊坊治疗睾丸炎费用
扬州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