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圣脉第二百九十五章修炼五色真火时机成熟

2020-01-20 22:53: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圣脉 第二百九十五章 修炼五色真火时机成熟

“谁愿意找虐过来就是了。”叶君天淡淡一哼回房间了,曹成久久的看着叶君天的背影。

“候爷怎么派个如此胆小的家伙过来打理院子,真没劲。”曹胖子跟叶振进了叶君天房间,咂了咂嘴,说道。

“胆小怕事,不不不。”叶君天神秘一笑。

“怎么不是了,那家伙差点给曹九吓得尿流了。”曹胖子不服气。

“半步天武境会怕一个刚入地武二品的小子吗?”叶君天从鼻腔里哼了一声。

“半步天武,谁啊?”曹胖子摸了一下肥大的脑袋。

“难道是曹成,不会吧。那家伙好像很弱的。我感觉他就地武一品左右。一个打杂的,怎么可能会是半步天武?”叶振也有些疑惑这个。

“呵呵,候爷很看重我啊。”叶君天淡然笑了笑。

“他真是半步天武?”曹胖子收敛了笑。

“我相信君少的眼光,不过,我怎么看不出来。”叶振说道。

“他身上有着极等的掩藏气机的兵具,不过,我的眼神好,还是看出来了。”叶君天笑道。

“如此强者过来打杂,难道是来盯梢咱们的?”叶振一惊。

“呵呵,没事,盯就盯吧。”叶君天哼了一声。

“君少,曹九是水城大族。恐怕后边的麻烦不小。”叶振说道,有些担心了起来。

“麻烦来不了用怕,咱们不去惹麻烦,但是,有了麻烦也不用担心。不是还有候爷在吗?”叶君天说道。

“不是说候爷对曹九都有些客气吗?”曹胖子说道。

“客气,那是作给水城曹氏看的。想必候爷现在也正在看着这件事怎么样发展下去。候爷是缺少一个搅局的人。也许,候爷请我进府给了如此高规格的待遇并不是看重我的阵道天赋。因为,我在阵道方面再有天赋也解决不了候爷的燃眉之急。”叶君天若有所思。

“让你来搅局?”叶振一愣。

“呵呵呵,一进府就打起来了,有趣啊。”听了汇报后南钧候曹笑天摸了一下几根胡子,笑道。

“呵呵。还是候爷厉害。当初我还有些吃惊了。候爷给叶君天的待遇也太高了吧?这完全可以跟府中一些堂主的待遇扯平了。曹九估计只能算是第一拔了,铁级弟子带头了。下边应该轮到铜级弟子了。”大管家曹喜笑道。

“今天曹九的事也相当的完美,我倒是希望叶君天能把事越搞越大为好。”南钧候收敛了笑,表情变得严肃了起来。

“候爷真要动刀子了是不是?”曹喜说道。

“唉。难啊。动大刀子是不可能,内讧最伤本体的。曹喜。我继承父候的候位不久,这屁股先得坐稳当才是。此刻不宜太大动作。

不过,动动小刀子还是必须的。不然。有些人也太过了一些。

真不把我这个候爷瞧眼中了。曹喜,再给我三年时间吧。

到时。就是动大刀子的时候了。水城,就让他们先高调几年。

咱们目前的目标就是四大候爷府排位赛,目标就是不能垫底。咱们要让曹归一找不到挑恤的机会才是。”南钧候双眼望着天空。久久没再讲话。

“叶振,你跟为父回去。”第二天上午。外边居然传来了叶九阳的声音,叶君天三人走了出去。发现叶九阳额头肿得老高,面容憔悴得很。

“爸。谁打你了。是不是叶伯东那个混蛋?”叶振一看,气得直磨牙。

“不是,是我自己碰的。父候回来了,他已经答应正式认可你这个谪亲孙子。你马上跟我回去,父候晚上要招集族人正式宣布你认祖归宗的大事。”叶九阳说道。

“九阳叔,你这额头估计是磕头求出来的吧?”叶君天问道。

“没事,磕几个头能让叶振正式认主归宗划算。不过,西楼府发生大事了,叶文死了。父候在晚上也要宣布立叶伯东为候爷爵位继承人。”叶九阳说道。

“大爷死了,这事八成跟叶伯东脱不了干系。”叶振哼道。

“儿子,别的事咱们都不要去管了。谁当这个候爷对咱们来讲也是一样的。既然我叶九阳不反对他叶伯东拥有继承爵位权,他还要把我怎么不成?而且,关于承认你的事叶伯东也同意的。儿子,咱们回去。今后咱们父亲要好好过日子。我不能让你再受欺负了,我对不起你妈,儿子……”叶九阳眼泪直流。

“九阳叔,叶伯东这个人很阴险。你带叶振回去还得防着他一点。现在他是同意了,无非是因为要拥有继承权。一旦他屁股坐稳当,叶振很可能将成为他的眼中钉肉中刺。那天叶振离开候爷府的时候把叶伯东也得罪透了。”叶君天提醒道。

“这个我心里明白,叶伯东现在想拉拢我。只要我不跟他唱反调他难道还要真搞事。

不过,叶君天。你离开西楼府那是因为叶伯东的错。

这一点候爷不会怪你,只不过你加入南钧候府已经被西楼府叶氏一脉视为叛逆。

晚上的时候父候也会宣布这件事的。今后你小心点,叶伯东跟叶卓越两人现在可以正大光明的灭杀你了。

所以,没事少出候府。即便要出去也得有候爷府中高手一起才行。还有叶武,你也一样。”叶九阳说道。

“大不了一个死,怕个卵球。不是我们要离开,是叶伯东逼的。候爷连这点是非都看不透也妄称西楼候了。”叶武冷笑道。

“是非候爷肯定分得清楚,只不过咱们驳了叶氏面子罢了。不过,事已至此,叶伯东要玩什么我们接招就是了。就像是叶武所讲的那样,大不了一死。”叶君天目光灼灼。

“唉,你们,好自为知了。”叶九阳叹了口气,拉上叶振离开了。

事还真是奇巧,叶九阳刚走不久,曹胖子的父亲曹德也来了。

“胖子,跟我回去。”曹德说道。

“不回去。你不是要让我娶一个卖菜人家的女儿吗?”曹胖子直摇头。

“谁说的。那个不算。你外公已经答应了,要正式认可你为铜级弟子。婚事可以拖后,只要你有出昔,还怕找不到好人家的女儿不成。”曹德说道。

“爸。刚才叶振也给人叫走了。君少对我太好了,我不能置他们于不顾。”曹胖子说道。

“放屁。自家不回跑这南钧候爷来遭人白眼是不是?走,马上跟我回去。”曹德连瞄都没瞄叶君天一眼。貌似不怎么待见叶君天。

“不回去,你打死我也不回去。”曹胖子嘴硬道。

“不回去也得回去。”曹德出手了。伸手一把就把曹胖子给抓了过来,转身就走。李靖看了看叶君天。意思是要不要出手,叶君天摇了摇头。

这是人家的家事,而且。曹胖子能回家也更安全。至少叶伯东不会干掉曹胖子,跟着自己混的话那就是叶伯东的对头了。

“君少。好像有阴谋。”李靖出来说道。

“叶东河玩的把戏,咱们加盟南钧候府驳了他面子。所以,他要一步一步的把咱们身边的人全挖走。”叶君天冷笑道。

“放心君少。我叶武死也不会回去的。”叶武说道。

“有些事你会身不由已的,算了,不说这个了。这南钧令里还有些点数,咱们去药堂看看有没顺眼的丹药换一些回来。”叶君天说道,带上叶武直奔府中药堂而去。

南钧候府的药堂就像是一个几十平米的药铺一样,比西楼府的要小得多。看来,老候爷前几年发生的大事件也的确消耗了南钧候爷绝大部分资源。

而药堂里也有十来个弟子正在换取丹药。

巡了一圈下来叶君天突然眼皮子一跳。因为,他发现在东侧面一排青铜铸成的架子上好像有股子诡异的味儿落入了感知线中。

那边有一个不起眼的铁盒子,那股子说不清楚的味儿就是从盒子中溢出来的。

不过,当叶君天细扫瞄的时候却是又失去了那股味儿。正想往旁边搜索的时候,那股味儿又出现了。叶君天试了试,发现那股味儿溢出来的时候好像有着规律似的。是间歇式的,并不是一直在溢出来。

感知线居然发现了一道淡淡的白光从铁盒子中一收一缩的。

这白光倒底是什么东西?

叶君天来了兴致。

“君少,赶紧把盒子弄回去。”这时,小色在叶君在的头发里说道。

“你发现了什么是不是?”叶君天问道。

“笨啊,要修炼天地五色真火术需要凑全五种能量。红绿蓝黑白,那白光就是你所需要的能量。它应该不是血气,是一种类似于血气的超然能量。如果你能凑全五色能量就能修炼真火术了。我能感觉到那股子白色味儿。”小色说道。

“好,血兄,我要那个铁盒子。”叶君天跟管理药堂的执事说道。

太玄大陆的武者修炼血气,所以,见面不是称兄弟就是称血友血兄的。

“行。”那个中年执事还相当客气,拿过铁盒子搁在了叶君天面前,说道,“盒子里是一把乳精笔,是用乳精石精炼出来的。有人说它是一件兵具,应该放在兵具堂里,可是有人说又不像。最后争来争去的就搁在药堂了。需要五百个点数值来换取。”

“好,你扣掉就是了。”叶君天拿出了南钧令来。

“小子,这乳精笔是小爷我的。”这时,一只白晰的手掌一把按在了铁盒子上。

叶君天侧头一看,发现是个身披淡黄袍服,皮肤白晰,一脸傲气的少年。少年身后还站着几个穿着淡黄衣服的弟子。这身穿着可以肯定这几个家伙都是南钧候府铜级弟子。

“阁下,总得有个先来后道是不是?”叶君天瞄了他一眼,问道。早看透了这家伙的功底子,地武二品境。如此年轻能混到地武二品的确不简单。(未完待续。)

滕州市财贸医院
正安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东莞妇科治疗方法
榆林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潍坊白癜风病是怎么来的
分享到: